文章指出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7 09:14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文章称,鲁哈尼在联大会议驳斥西方的“伊朗威胁论”,又在cnn访问中承认犹太人遭纳粹大屠杀的历史,但不足以打动死对头以色列的心。

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说,奥巴马表示,他已指示国务卿克里与其他参与伊朗核问题谈判的主要国家一起,“致力于通过外交途径与伊朗政府达成协议”。这是自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最初几个月以来,在伊朗问题上发出的最为缓和的论调。奥巴马的表态强化了美国外交的一个全新方向。在此前紧张的一个月里,白宫曾接近对叙利亚政权发起军事行动,但最终做出了让步,转而与俄罗斯一道为解决叙利亚化武问题而努力。

bbc中文网援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高祖贵博士说,伊朗新政府面临最紧迫的问题就是要改善经济问题,这就必须改变外在环境,让美国对它的制裁有所松动。

台湾《联合报》指出,奥巴马就任五年来,始终在美国何时要扮演世界警察,何时要其他国家出头的问题上,举棋不定。24日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说,显示所谓的“奥巴马信条”再度开始转变。

该报援引分析指出,两国意识形态迥异,内部均有强烈质疑甚至反对声音,通往和解的道路荆棘丛生,欲速则不达。麻省理工学院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蒂尔曼(john tirman)形容,美伊政府最近数日的积极互动,显示“双方已开始调情,现在每个人都等着他们的第一次热吻,但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”。蒂尔曼指出,双方在谈判时都会记住历史教训。(完)

《明报》指,伊朗经济在西方制裁下委靡不振,鲁哈尼承诺修补与西方关系,改善经济,但伊朗1979年的革命由反美催生,势力庞大的强硬派对美国敌意极深。事实上,鲁哈尼在联大虽就核问题释出善意,但同时捍卫伊朗政权的核心原则,谴责西方支配国际事务及在中东的“战略暴力”。

而且鲁哈尼还要面对国内的矛盾,《文汇报》称,鲁哈尼的外交攻势凸显一个关键问题:能否把言论转化为行动?今天的鲁哈尼也面临国内强硬保守派的阻力。

而伊朗的态度,bbc中文网称,鲁哈尼在联合国大会表示,他已准备好就伊朗核计划问题参与“有时限及结果取向”的原子能谈判。这是伊朗就解决核计划问题迄今所释放出最明确的信息,也显示鲁哈尼上任后,伊朗的外交政策已经有所改变。

《明报》称,伊朗经济在西方制裁下委靡不振,鲁哈尼承诺修补与西方关系,改善经济,但伊朗1979年的革命由反美催生,势力庞大的强硬派对美国敌意极深。

《文汇报》指出,要鲁哈尼在核问题真正让步,奥巴马须把解除对伊朗制裁的计划也摆到谈判桌上。问题是,部分对伊朗的严厉制裁,仅美国国会才有权取消。代表犹太集团利益的美国会和以色列,都对伊朗的友善深抱戒心,认为只是为发展核技术而祭出的拖延战术。即使鲁哈尼克服国内阻力,奥巴马会否说服国会仍未可知。

文章指出,“911”之后,全球反恐成为美国内外政策的重中之重。在该问题上,美国亦急需中东五大国之一的伊朗配合。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推翻塔利班政权后,“基地”组织在中东北非等地有如遍地开花,成为华府心腹大患,即使拉登死后,“基地”仍动作频频,令撤出中东、重返亚太的美国头痛不已。

香港《星岛日报》26日报道指出,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伊朗总统鲁哈尼,双双趁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周年会议及上台发表演说的机会,继续向对方释出善意,尝试改变美、伊之间持续了数十年的敌对状态。

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指出,奥巴马所指的鲁哈尼外交姿态包括同意恢复有关伊朗核计划的谈判。该姿态促使国际社会相信,美伊多年来的隔阂有望消除。不过,奥巴马也敦促鲁哈尼采取具体措施解决它与西方国家的核纷争,包括通过“透明”和“可验证”行为,来消除国际社会对伊朗核计划的疑虑。奥巴马并没有表明愿意对伊朗作出让步,如放软对伊朗的严厉制裁措施。

《文汇报》文章还说,另一方面,鲁哈尼上台后,即在承诺改革和对西方缓和关系上释放善意,令外界眼前一亮。鲁哈尼代表着伊朗内部开明的温和改革派势力,对于美国而言,推动伊朗改革和走向世俗化,亦有利其中东战略。伊朗经济受制裁而深陷困境,失业率与通胀率居高不下,若能说服美国放宽制裁,改善民生,对鲁哈尼政权也有莫大帮助。

香港《文汇报》称,冲突背后两国的共同利益仍若隐若现。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执政时期,已意识到要解决伊拉克安全问题,需与伊朗等邻国合作。在当今伊拉克重建阶段,伊朗的参与对美国同样重要。

《文汇报》特稿文章称,美伊对立已久,积怨难以瞬间化解,鲁哈尼并不急于与奥巴马历史性会晤,可见两国在改善关系上一缓一急,要真正磨合尚需时日。